当前位置:首页 信息中心 公司动态

2020上海,企业应对疫情自我记录

作者:admin    添加时间:2020-03-06 10:52:42    浏览量:385
2020年的冠状肺炎,注定会成为时代的记忆。
2020年2月16日  早晨7点
推开楼栋的门,一股寒冷让邱卫美忍不住缩了一下肩膀。昨晚下雪了,这是上海的第一场雪,虽然只有车上沉积了薄薄的一层,但作为一个南方人,看到雪,邱卫美还是有些兴奋。
短暂的欣喜过后,邱卫美突然又想起什么,忙发了个朋友圈,提醒同去郊区工厂的同事们注意路滑,工厂刚复工人手本来就紧张,别出什么差错。
作为公司质量部经理,邱卫美在得知自己企业金山生产基地缺少隔离期满14天的干部及工作人员时,没有犹豫,第一时间报了名。
从1月26日准备复工起,到今天,已经21天了。这21天,可能是邱卫美工作十二年来最忙碌的21天,因为很多琐碎的事都得操心,只要有一位员工被冠状肺炎感染,工厂估计就得紧急关停隔离,这将是企业承受不起的失误。大家心里都清楚,在涉及公共安全的疫情风险面前,个别企业的生死不值一提,这很残酷,也很现实。
刚才要走的时候,平时爱睡懒觉的儿子给她塞了一瓶牛奶,对她说:“妈妈加油,我会照顾好弟弟的,我们等你回来。”那一刻,她心里一热,眼圈有些发酸。
好在现在一切都在慢慢地走上正轨。
今天是周日,由于区政府要来检查,邱卫美必须起早赶去公司。对于这次检查,她是有信心的,因为工厂已经提前做了充分准备。
 
01  应急启动
 
大年初一,武汉封城的第三天,上海报告有40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
锦湖日丽的领导已经感觉到,这个肺炎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原计划正月初八上班,可能有风险。此时,还在日本休假的董事长没有犹豫,立即在线上组织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要求各部门立即主动对控制疫情、复工作出规划,把风险控制到最低。
汉语还不是十分流利的韩方总经理白承贤则直接拉起了微信群,向各部门了解工作推进情况。
当天下午,人力资源部发了第二版冠状病毒防御应对措施的邮件,要求体温高于37.3℃不得进入办公区域,有重点地区接触史的返沪人员需要隔离满14天,非重点区域的至少3天,各部门统计可用人员,掌控每位员工的健康状况及风险。
网上推送国务院通知,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正月初九),紧接着,上海政府宣布,企业在2月9日(正月十六)24:00前不得复工。
作为一家加工制造型企业,如果订单合同来不及交付,遭到客户(尤其是海外客户)投诉索赔,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而锦湖日丽在上海有员工600多人,其中约一半是一线生产员工,工作场所人群聚集性高,发生哪怕1例感染,后果也会不堪设想。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公司管理层没有犹豫很久,很快决定采用在家远程数字办公+现场作业相结合的方式,一线生产要按时恢复,非生产部门尽量在家办公!
02  一线重地
张健是锦湖日丽金山工厂的负责人,上任不到两年的时间,遇到这样的突发事件,他是有压力的:工厂生产一线是抗疫的重中之重!
好在工厂还算训练有素,早在1月25日,他还在老家时,便在公司领导支持下成立了金山工厂抗疫复工协调小组,下设宣传教育组,信息情报组,秩序维护执行组,医疗卫生保障组四个小组,复工前的准备及风险防控工作正有条不紊开展:
1月26日,统计人员信息和进行分类,落实每日测量体温,健康情况汇报制度
1月28日,工厂所有人员信息统计汇报到金山二工区
1月29日,张贴宣传资料,工厂区域严格管控,不满足隔离14天条件严禁出入
1月31日,制定《防疫应急预案》,相关模块人员分组完毕
2月3日,准备复工所需材料
2月4日,制定《复工防疫指引》,防疫检查及安全隐患排查
2月6日,向金山二工区提出复工申请
2月7日,再次提供复工材料
2月10日,拿到复工许可
降低病毒随携带者进厂的可能,是最重要的防控措施。意识到这一点,企业对“必须满足在家隔离14天才能进厂”的制度执行是非常坚决的,这期间,2月3日公司韩方工厂长从韩国休假回来后自己驾车到金山工厂,想进去看看情况,结果因为不满足隔离条件,保安没让进。
工厂负责人张健回到上海后,多次特意到现场去了解工作安排的落地情况,也因为隔离不满14天,只能把车停在工厂大门口,自己在车内与大家通过语音、视频在线指挥。
在这种状况下组织生产,效率实在有点低,又不知道要延续多久。焦虑之下,作为工科博士出身的张健,找出一篇十年前关于SARS病毒传播的数学建模的课件研究起来
然后根据现有的数据建模演算:
没想到,做出来的预测跟接下来几天的实际数据竟然非常吻合,被同事们赞为学霸。根据预测,上海疫情会在2月中旬得到控制,不再扩大。这也让张健及同事们在紧张夹杂着茫然的工作状态中提前看到希望,心态变得笃定起来。
而这个数据,也为接下来的准备采购防疫物资,人员复工的时间和力度提供了参考。
 
03 细节
 
疫情下组织生产,多出了很多平时根本注意不到的细节要去管理。
比如,改性塑料的生产线,挤出机噪声比较大,现场一有什么情况,工人喜欢凑得很近交流(几乎就是交头接耳),这个危险怎么解决呢?
类似这样平时不是问题的问题,要耗费不少现场监督的注意力,所以大家把想到的注意事项,都提前在现场可视化,强化作业人员的自我管理意识。
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防控物资的准备,经历了突如其来复工物资准备,就明白什么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1月20日钟南山发布“新冠病毒人传人”的消息后,所有防疫物资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人力资源部全部人员都参与进来,找各种可能的途径采购口罩,防护服,消毒液,耳温枪等物资。
然而,即便下单成功,也会常常遇到“被退款”的情况。
有一次好不容易,托朋友订到的三千只口罩终于发货了,这个时候买到这么多口罩,太有成就感了!物资采购组的徐蕾激动得不行,忍不住,哭了。结果货到半路,被政府征用了,盯着手机守到深夜的她,没忍住,又哭了。买口罩,太难了!
终于有一次,又订到了一万只口罩,但是发货人要求马上到指定地点取货,一看到消息,徐蕾马上丢下碗筷,抓起车钥匙便冲了出去,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一路上仍忍不住发抖……这一万只口罩后来成为复工的基本保障。
白总的韩国朋友送了他四包KF94的口罩,他给了人力资源部总监崔衍荣,说自己用普通的就可以,崔衍荣把口罩给了在一线负责宣传的杨呈同和跑来跑去的徐蕾,徐蕾又给了门口的保安。
这所有努力,是为了恢复自身生产,是为了满足客户,也是为了抗疫。
 
04 缺人、缺人!
 
2月2日,江铃汽车为驰援疫区,紧急生产1300台负压救护车,配套厂上海伟世通生产的零部件用到了锦湖日丽的材料。
仓库主管饶理祥得到紧急求助的消息时正在家吃饭,和妻子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出去,妻子担心地看着他收拾东西出门,嘴里蠕动了几次,终于还是没有说话。
仓库其他人都在老家还没回来,饶理祥只能一个人将仓库的1000kg库存材料转运出来,但前来运货的车不能直接放叉车托盘,他又将40包材料一包包扛到了车上。
“1吨货还能抗住,2吨货的话,估计得累趴下”,有很久没干过强度这么高的体力活,搬完货他气喘吁吁地自嘲。
2月1日,还未恢复生产,韩国的一家客户要求2月3日前,将12吨原材料送到韩国,否则有生产线断线的风险。
韩国市场负责人打电话求助,求助电话马上转到了公司副总经理罗明华这里,罗马上成立了“紧急发货组”,一方面向政府申请发货许可;一方面联系物流,寻找符合防疫要求的司机。多方运筹下,终于将库存的12吨货物从上海出发,辗转送到青岛港,然后到达了韩国客户处。
这个时间点,海外业务员的心情是极其矛盾复杂的,既怕进展中的项目突然来订单,又怕客户觉得有供应风险把机会给对手。
然而,即便是防控措施到位,防疫物资凑齐,物流勉强打通,复工之路也还是困难重重,因为,缺人!一方面很多人被困在老家回不来,一方面,即使到上海了,没满足14天的隔离要求,也不能到现场办公。
乔新平是锦湖日丽研发部测试工程师,安徽阜阳人,去年刚结婚。准备回上海复工的时候,父母不想让他去,觉得这个时候外面太危险。不知怎么,他心里涌现的就是一种责任感,说:“爸、妈,我也知道危险,但是如果都不去上班,公司都垮了,大家工作都没了,拿什么养家呢?”放在平时,和家人说这么冠冕堂皇的话会有点脸红
从2月5日开始,乔新平在村里申请返沪,2月7日走到半路因证明临时失效被拦回,2月11日终于驾车回到上海,前后共开了三个证明,盖了四次章。这段时期出来,目的地去不了又回不去的,好一段时间开着车游荡在路上无家可归的,据说有不少。
 
05  中试天团
 
面对疫情,作为普通人,心生恐惧,再正常不过。但是,有些事情,总得去做,有些风险,总得有人去冒。很多普通人的生活,哪天不是拼尽全力?
还是上面那家韩国客户,2月3日已交付的物料仍不能满足需要,要求在2月14号前再交付至少24吨材料,否则继续面临生产线停工的风险。
虽然2月10号锦湖日丽金山工厂已经获得了复工许可,但是这种叫做塑可丽的产品比较特殊,生产线要求高,有不少专业岗位缺人。质量部经理邱卫美,是做研发出身,便与塑可丽产品线研发负责人李文强一起,下到一线,混料、拉料、切粒。
生产一线缺人,中试车间也一样。中试是改性塑料进行配方验证,颜色确认、性能测试,小批量试制后放大的必备流程。而且很多岗位对专业性要求比较高。
2月12日,还在隔离期的研发部轮值主席周霆,将返沪隔离已经满14天的人拉了一个群,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办法。
周中玉,汽车产品线经理,看到信息后,第一个报名了很需要体力和技巧的拉料岗位,他说:“虽然有十年没干了,但是复习一下应该还是有手感的。”
高磊,某产品线首席技术官,一个技术迷,最喜欢的是钻研文献,同样报名现场拉料岗位。
单桂芳,家电产品线经理,是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女博士,也是公司的资深技术官,报名了产品测试岗位。
就这样,竟成立了锦湖日丽历史上学历最高最豪华的“中试试料天团”。
而就在三天之前,闵行区纪高路1319号工厂因为有与确诊病人密切接触的人员而被全体隔离,离纪高路1399号的锦湖日丽办公楼只有几百米远。
说没有一点担心害怕是不可能的。单桂芳博士有两个女儿,大的6岁,小的4岁。大女儿看到电视上的报道,哭着不让妈妈出去。
单桂芳指着电视里的护士说:“你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护士阿姨在救治病人,警察叔叔在维持秩序,妈妈也要坚守自己的岗位,妈妈也是在跟病毒作战呢。”
晚上回来,单桂芳不让女儿像平时一样过来抱自己,让外婆带着两个女儿睡,自己单独睡了一个房间。
2月16日,韩国客户的24吨订单晚了两天送到,不过,幸无大碍。
2月18日,营业部陆续收到了来自不同客户的感谢信!
2月20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肖贵玉和金山区委书记胡卫国等到锦湖日丽金山工厂调研,在韩方总经理白承贤被介绍给胡卫国书记时,二人在一米开外,“隔空握手”。
 
06 线上办公
 
一线在努力复工,非一线人员也并没有闲着。这次疫情倒逼的贡献,可能就是各企业数字化办公的推广。
1月31日,在得到延迟开工的信息后,流程与IT部总监唐银花发微信让大家思考,在家期间可以做些什么?
2月2日,在4个小时的“防疫复工准备会”上,确定了各种行动细节。IT与流程部第一个决定是,为了突破微信限制,决定启用钉钉办公系统,当天将公司全部人员导入钉钉通讯录,并录制视频,指导大家操作。
随后,讨论了26项可以具体操作的事情。
2月8日,负责高效办公模块的齐少飞将录制的介绍钉钉功能的19个视频放在公司学习平台上,供全员学习。
2月10日,唐银花化身女主播,录制45分钟自行开发的课程《DISC+教练式员工辅导》。
2月11日,根据公司要求,将某商学院推出的“21天苦炼内功”课程搬到线上供公司全部干部学习,并设置闯关模式:第一步,学习课程;第二步,完成“三个一”:一个收获,一个立即可用的方法和一个问题,第三步,考试。
2月21日,研发部工程师李俊杰利用钉钉直播系统,针对时下热点,对内部进行了主题为“抗菌防霉材料”的分享。
之前,数字化办公总是得不到各部门的积极响应,现在,这一切的发生自然而然.....
疫情是一面镜子,映射着每个人,每个企业的表现。
这场仍在继续的全国性传染疾病风险面前,有人直面死亡,心生恐惧;有人隔岸观火,满嘴乱喷;有人厌倦无聊,埋头睡觉;有人忧国忧民,盼望早日恢复正常;有人昂首整装,逆道而行上战场。
也总有一些人,在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仍然选择热爱它。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
也许,疫情还会继续,耐心仍受煎熬,前景仍不明朗,甚至一个更大的困难潜伏在前方等着我们。
但是,每一个普通人,每一个普通企业,在此时此刻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有意义,都将成为时代的记忆。而你想留下的记忆,会是什么呢?